分類
2021 时事

110.10.10

如题.随想.

110年……辛亥革命之后,由于胜利果实被夺取,革命尚未成功……因此在辛亥革命的第十个年头,胡适鄙夷那种口号式、形式上的庆祝。

今天因上海几家报馆要我做「双十节」的文章,我没有工夫,故做了一首诗:
〈双十节的鬼歌〉
十年了,
他们又来纪念了!
他们借我们,
出一张红报,
做几篇文章;
放一天例假,
发表一批勋章:
这就是我们的纪念了!

要脸吗?
这难道是革命的纪念吗?
我们那时候,
威权也不怕,
生命也不顾;
监狱作家乡,
炸弹底下来去:
我们肯受这种无耻的纪念吗?

别讨厌了,
可以换个法子纪念了!
大家合起来,
赶掉这群狼,
推翻这鸟政府;
起一个新革命,
造一个好政府:
那才是双十节的纪念了!

胡适 1921年10月4日

失败了,该怎么办?再革命不就好了吗?

果真这么容易吗?

〈爱国运动与求学〉
帝国主义不是赤手空拳打得倒的:「英日强盗」也不是几千万人的喊声咒骂得死的。救国是一件顶大的事业:排队游街,高喊着「打倒英日强盗」,算不得救国事业;甚至于砍下手指写血书,甚至于蹈海投江,杀身殉国,都算不得救国的事业。救国的事业需要有各色各样的人才:真正的救国的预备在于把自己造成一个有用的人才。
易卜生说的好:真正的个人主义在于把你自己这块材料铸造成个东西。他又说:有时候我觉得这个世界就好像大海上翻了船,最要紧的是救出我自己。在这个高唱国家主义的时期,我们要很诚恳的指出:易卜生说的「真正的个人主义」正是到国家主义的唯一大路。救国须从救出你自己下手!

胡适 1925年8月

人的确是会变的,之前的胡适也是爱国热情高涨,让大家只知有国、没有个性地当国家万夫莫匹的「马前卒」。

为何会有这样的转变?

一个国家,最重要的是什么?制度?统治阶级?

——都不是,最重要的是它的人民。

 

其实,变的何止是个人,很多事情都在改变,略举最近发生的两例。

1.《朝中社,你批评中国的言论很无理》与罗昌平被刑拘

最近的新闻:罗昌平在转发评论一条微博后,被刑拘.

《朝中社,你批评中国的言论很无理》

难道说?怎么会?这并不奇怪,全看是在什么时候什么立场说的。真相?在罪名面前是不重要的。

2.新版负面清单要来了!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新闻采编播发

其中明确,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新闻采编播发业务。非公有资本不得投资设立和经营新闻机构,包括但不限于通讯社、报刊出版单位、广播电视播出机构、广播电视站以及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发布服务机构等。非公有资本不得经营新闻机构的版面、频率、频道、栏目、公众账号等。

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涉及政治、经济、军事、外交,重大社会、文化、科技、卫生、教育、体育以及其他关系政治方向、舆论导向和价值取向等活动、事件的实况直播业务。非公有资本不得引进境外主体发布的新闻。非公有资本不得举办新闻舆论领域论坛峰会和评奖评选活动。

看起来好吓人喔?但其实也只是旧瓶装旧酒,为什么?一句话,新闻管理是事业性质,企业经营。什么意思?

“事业性质、企业经营”是我国新闻事业的一种经营政策。其含义是:新闻事业是社会文化事业的一部分,是事业单位,不具有企业性质,但可以按照企业的经营方式,依据经济规律,实行科学管理,建立一套独立的系统的定额指标、考核制度和管理体系,进行经济核算,争取经济效益。
社会主义新闻事业的“事业性质”要求:新闻媒介对经济效益的追求必须服从社会效果,必须在遵守党和国家有关法令、政策,遵守宣传纪律,注重社会效果的前提下进行企业化经营。这一经营方针,从1978年以来,陆续在某些新闻单位试行,而在出版单位则大都实行这一经营方式。

百度百科(虽然是垃圾场,但没办法,只有这里有简要摘录)

但在2010年?新闻出版总署发文鼓励非公资本参与 传统媒体将迎来发展良机

这冲突吗?并不冲突,还是那句话,企业经营是可以的,但不等于内容可以由企业自行决定。

其实,改变很常见,而弄明白它是变好,还是变坏,又或是其实一点儿也没变,这很重要。
愿我们都在一直变得更好的路上,一点点也很珍贵,与诸君共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