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历史 自由

销烟与硝烟

虎门销烟少有提及,
广场硝烟无人忘记。

本文内容由極冷2020.6.5早晨进行了增补。原来的版本可以在某个平行时空的某10分钟内的公众号可见。

    先来简单回顾一下虎门销烟:

    清朝闭关锁国,外贸严重受限,自1757年后浙江也被封闭,只剩下广州一口通商。而中英两国贸易逆差很大,加上官员腐败和贪婪,英商无法忍受,英国强烈希望与清朝明确海关税,并打开中国的市场。

    由于清朝的狂妄自大,处处不把英国当回事(仅举一例,皇帝强迫英国使者必须行三跪九叩之礼),于是英国在与清朝的外交中受挫,无法扩大中国的市场;另一方面,英国商人发现贩卖鸦片可以大获其利,于是鸦片大量流入。

1650-1880年間外銷中國鴉片數量
1650-1880年間外銷中國鴉片數量

    可以看出,这个增长速度十分快,是指数增长,但这些数字其实清朝是不太清楚的,只知道鸦片泛滥,而且有害。如林则徐进言道光皇帝:

鸦片流毒于天下,法当从严。若犹泄泄视之,是使数十年后,中原几无可以御敌之兵,且无可以充饷之银。兴思及此,能无股栗?

林则徐《筹议严禁鸦片章程》
林則徐越華書院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道光皇帝起初犹豫不决,后来一系列事件的发生(征求大臣的意见,知悉皇家吸食鸦片的情况,在天津查获大量的鸦片等),使道光下定决心要起用有禁烟经验的林则徐,派他到广东禁鸦片,林则徐也不负使命,用强硬的手段迫使英国商人交出所有的鸦片。

1939.6.3 道光帝命令林则徐在虎门当众销毁鸦片,历时23天,销毁鸦片19187箱和2119袋,总重2376254斤。

虎門銷煙池(今虎门鸦片战争纪念馆中)

美国汉学传教士卫Samuel Wells Williams评价道:

    在世界历史中,一个非基督教的君主宁愿销毁损害他的臣民的东西,而不愿出售它来装满自己的腰包,这是唯一的一个实例。

    抛开后面发生的鸦片战争不谈,禁烟是很有意义的。中英的矛盾也不是虎门销烟才挑起来的,出于私利而贩卖毒品危害公众身体健康,不管是哪个时代都应该责备和禁止。

    可惜的是,今人更有可能知道世界无烟日和国际禁毒日,而不知道这个禁烟节。

    每年的这一天,总有无声胜有声的感觉。

    几十年过去了,仍然不可说,不可公开。

    活着的人无法忘记,时间不是最重要的,这是一道刻在骨子里的伤痕,比丁子桃所遭受的更要痛苦许多。无他,前者是希望破灭,直面最无法反抗的力量;后者是一直都处于恐惧之中,被面无表情的乡里打倒。

    亲历者不愿放下,无论他们事后是继续坚持自己,或是改变观念,不可否认那是他们生命中永生难忘的时刻,更不用提那些已经失去至亲的人。

    自由女神像被误解、被打碎;

    声音在风中飘荡,国际歌已不再为年轻人熟知;

    广场上的硝烟是枪火的标志,掩盖不得;

    真相是什么,一个还是一群,本质是一样的;

    仍然有一个梦,还活着,不要忘记它!

 

    但对于未在那个时代生活过的人,在不忘记、坚持纪念的同时,其实是应该要放下的.

    也有人认为,年年来讲,谈来谈去没有任何意义。并不赞同这样的观点,放下不意味着遗忘,而是像我们记住其他近期相类似的事情那样去记住。放下是为了以一个无负重的状态去面对当下,每一个时代有不同的主题,我们仍旧可以借谈往事去争取当下我们渴望得到的东西,如真相,如自由,如民主……二者并不冲突,只是侧重不同.

    只有当前对我们来说才是最重要的,而只有当我们没有历史的负担,才更有可能有所行动。如果只是为了谈而谈,那么确实没有太大的意义,因为这产生不了什么力量,我们只是对此事有所了解,而没有更深刻而真实的感受。只活在过去,是永远不可能活在当下,改变当下的。更大的舞台在这里,而不是那里。不要忘记自己是为了什么而发声.

 

 

忘不了的,年月也不会蚕蚀

心中深处始终也记忆那年那夕

曾经痛惜,年月里转化为力

一点真理,一个理想永远地寻觅

——《自由花》

在〈销烟与硝烟〉中有 2 則留言

这次在十分钟之内看到了。
这两天看了一些今年维园烛光晚会的图片。油管狗哥说,将来港人会有更多的“需要纪念的日子”,六月四号这个日子就会在众多之中变得没那么深刻,因为他们有更多的当下或者是未来充斥了他们的“纪念议程”。于我心有戚戚焉……
需要放弃的是一些想用来宣泄情绪却显然不够聪明的行为,我希望这份遥隔31年的勇气不要被消解掉。它仍能够给我们时而软化的意志一记警醒,提醒一下我们价值排序里面那些在前面的、美好又值得我们追逐和守护的价值。热血不凉的我们可以冷冷地做出“聪明”的判断。
银鞍照白马,轻捷而又勇毅地向前,我们要走得远一点再远一点。我们值得正当的幸福。

香港支聯會能31年風雨無阻地在維園舉辦紀念活動,其實挺不容易的,不過第一次看的話可能會覺得裏面的一些口號很激進,是在煽動情緒,這個就見仁見智吧。台灣的二二八已經基本全部解密了,但我們又是否能夠等到解密的那天?
香港人最近是有許多日子需要紀念,如616大游行,721元朗之夜等等,總的來説,環境是越來越讓人感到悲觀了。這座城市不知道還能否繼續成爲國際認同的特區,也不知道民主、自由和法制能夠走多遠.
我還是那個觀點,當代的行動者很多是不會特別對待這一天的,雖然他們仍然不會遺忘,會一直紀念,但因爲往日的方式被證明是一廂情願,毫無希望,而他們更關注的是當下如工人勞動者利益、底層階級利益、平權運動等,爲了這些而努力,放下是爲了更好地投身於現世即是這個意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