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2022 政治 时事

体育无关政治?

世界终归是有希望的
人民有权要求更好的未来

话题背景:

国际奥委会(IOC)执行委员会(EB)发布决议,呼吁国际体育联合会和体育赛事组织者不要邀请或允许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运动员和官员参加国际比赛。俄罗斯或白俄罗斯国民,无论是作为个人还是团队,都应该只被接受为中立的运动员或中立的团队。不得展示任何国家标志、颜色、旗帜和国歌。
执委会维持其2月25日发布的不在俄罗斯或白俄罗斯组织任何体育赛事的紧急建议。
考虑到俄罗斯政府过去严重违反奥林匹克休战协议和其他违反奥林匹克宪章的行为,执委会决定撤销目前在俄政府中担任重要职务或其他与政府有关的高级职务的所有人员的奥林匹克勋章,包括总统普京、副总理德米特里·切尔尼申科、总统办公厅副主任德米特里·科扎克的金质勋章。

 

国际足协(FIFA)和欧足联(UEFA)将无限期禁止俄罗斯参与旗下赛事,并将俄罗斯逐出2022世界杯资格赛。

那么就有网友提问题:不是说体育无关政治吗?西方就是双标,之前的美国和以色列都没试过被禁赛。

你看噢,是俄罗斯国家先违反的奥林匹克休战协议,先背弃了其精神和约定,后续的都是对此的惩罚。但搬出这一条又似乎太无敌了,所以再看看其他方面可以怎么谈论

我们先来看看这个禁赛规定是怎么发展的吧

有稍微了解的就会知道,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其实是有一个程度较轻的惩罚:即只禁止队名、国旗、国歌,而运动员仍可以参赛

但是,这样的处罚引来了各界的不满,因此各组织选择继续加码

这样的事情在我看来其实跟民众迫使其国家采取更强硬的措施援助乌克兰、制裁俄罗斯是类似的。(就如之前的德国政府对Swift制裁是不支持的态度,但后来变成坚定支持)

这是一场属于民众的胜利,但不可避免的问题是,这的确是以牺牲俄罗斯运动员和球迷为代价的

然而,这不存在选择的余地。因为各国的球队已明确表示无论如何都不会跟由俄罗斯球员组成的球队踢比赛;而更大的问题是,全球的观众不满意,虽说组织内部是独立自主的,但还是得满足市场的需求,若是不加码,换来的结果可能就是俄罗斯球队一路轮空拿冠军,比赛收视率大跌

还有些网友举历史的事件来说双标

我会说,it depends。拿美国举例子的,得看看当时有多少国家反对;拿以色列攻击巴勒斯坦举例子的,要看到欧洲各国因为国内的反犹问题而无法强硬谴责。而这次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显然是不同的,反对和参与制裁的国家史无前例的多。这次俄罗斯真的是自己将自己彻底与世界隔绝,这一点就连最独裁的国家朝鲜都做不到

略举两例:

自1956年苏联放弃二战后在苏兰南部租用海军基地以来,芬兰一直保持着中立国家的形象。而现在,芬兰取消长期以来不向战区提供武器的政策,将向乌克兰运送攻击性武器和子弹。而且民调史上第一次,53%的民众希望芬兰申请加入北约,远超过28%的反对,而过去所有民调都是反对大于支持,如2017年只有19%的支持。目前芬兰已有超过五万公民签署请愿书公投加入NATO(北约)

瑞士放弃中立的承诺,支持对俄罗斯采取制裁,与欧盟现已采取的一致,即冻结制裁清单上的个人,包括总统普京、总理米舒斯京、外长拉夫罗夫,以及企业资产

更可怕的是,万一俄罗斯的球员又说出一些很荒谬而伤害被入侵国家人民的言论呢,就像Viacheslav Barkov一样?

何况,世界总是要不断地向前发展才有进步的空间

曾经,前美式橄榄球联盟四分卫Colin Kaepernick自16年多次比赛奏美国国歌时以单膝跪地的姿势代替站立,来抗议种族歧视、警察暴力和社会不公。因此惹来争议并付出了代价:他自己被“退役”离开橄榄球职业.

再到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的再次扩大,各体育联盟球员纷纷响应.

也不用提我在个人博客中多次提到的国际女子网球协会的管理层和球员一直为性别平等发声

要是因为过去不这么做,就推导出现在也不这么做,那么创新何在,进步何在?

最后,希望战争尽快结束,让发动战争的政府和个人负全责,而不是影响到普通百姓

注:以下内容更新于2022.03.03(补充自己的真实想法,听一些朋友说不清楚我到底是什么立场)

在如今的声浪中,这样的不断加码和取消资格的确势不可挡,无法避免。

但是,我们还是得冷静下来问一问:这种取消文化是否过分了呢?甚至,一定程度可以说是猎巫或当代的新麦卡锡主义?

的确,这种行动根本不会对帮助乌克兰有什么作用。回顾历史,在冷战期间,苏联也曾大举进犯匈牙利和捷克,并建造了很多集中营,但那时候也没有出现取消运动员、艺术家资格的事情,而且当时苏联的运动员和艺术家显然是去当宣传工具的。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当时大家有很强的自信,敢于且乐于竞争,展现自己的民主、开放价值,并希望对方能够看见并学习效仿(尽管这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望),所以才会有体育、艺术、科学等领域无国界的说法。

但现在呢?难道人民失去自信了吗?当然不可能,只是大家已经不再相信这样的可能性,人也往往在失去希望的时候走向另一个极端,宁愿关上通往对方的大门,一概取消和否定,这自然不会对事情有任何的帮助,反而更难以让世界连接在一块。

无论如何,我是不同意这样的做法。但目前是没有缓解的机会,只能等事情告一段落之后再反思。当前的做法,并不会让我们以及这个世界变得更好,我们要找到一个相对平衡的点:不能强迫每个人表态自己的政治观点,但可以抵制那些支持战争、支持独裁的人。(至于说沉默就是默认支持或反对的,我是觉得没有理由去揣测他人的想法,毕竟麦卡锡主义就是因为构陷他人引起大众反感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